<address id="3jjtd"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3jjtd"><address id="3jjtd"></address>

        首頁 資訊 正文

        800多場官司背后 涉嫌敲詐的“00后”職業打假人

        国办:进一步提升行业协会商会收费规范性严禁强制入会 2022-01-25 07:20:40 資訊 43154℃

        绵阳私人私家侦探公司.,【微信同号:185OO384314】各种业务省心省事效率高,手续简单方便快.dfhdjfhfdsd蓼彼萧斯,零露瀼瀼。既见君子,为龙为光。其德不爽,寿考不忘。

          2003年1月,陳之強出生在廣東省徐聞縣。“00后”的他還未成年時,就將職業打假作為人生的目標。2021年1月度過18歲生日后,不到一年的時間里,陳之強起訴商家索賠的案件達800多宗。

          這些碼放在陳之強房間里柜子上方的卷宗全部堆起來,比1.82米的他還要高。

          就在陳之強“躊躇滿志”之時,2021年12月27日,徐聞縣人民法院出具《民事裁定書》,認定陳之強“以向法院起訴作為手段,利用商家恐慌心理,迫使商家妥協,多次索取商家錢財,且數量極大”,已涉嫌敲詐勒索。目前,徐聞縣公安局已對陳之強涉嫌敲詐勒索立案偵查。

          陳之強成為了輿論焦點。“案卷等身”的驕傲,難抵一紙裁定書帶來的恐慌,他擔心警方隨時會采取強制措施。陳之強的“職業打假人”之路,也走到了盡頭。

          初識打假

          徐聞縣縣城邊的一個村子里,陳之強一個人住在二樓的閣樓。20平方米左右的房間,既是臥室,也是他的打假工作室。

          為了打假購買的茶葉堆在墻角,換洗的衣物扔在床邊。職業打假一年的案卷材料都用文件袋裝了起來,碼放在衣柜和書櫥的最上方。這是陳之強的“戰果”,“我身高1.82米,材料加起來比我高”。

          陳之強的打假之路始于2019年,那一年,他還未成年。2019年1月,在網上看新聞時,陳之強留意到一條打假成功拿到賠償的案例:當事人花一萬多元購買咖啡,因產品不合格起訴,拿到了十幾萬元的賠償。高額的賠償金吸引了陳之強,從此萌生了職業打假的念頭。

          高中抄錄數學習題的筆記本上,記錄著陳之強的人生規劃,“職業打假”是他成年后最重要的一項內容。

          2019年,陳之強花920元網購了20斤蜂蜜,以產品未貼產品標簽為由,向徐聞縣人民法院提起訴訟,索賠10倍賠償金。父親擔心他被人報復,沒等開庭就提出了撤訴。

          陳之強搭進去920元零花錢,只得把蜂蜜送給了親戚。

          第一次打假失敗,并沒有影響陳之強繼續打假。

          2019年一年的時間內,他先后起訴了5家商戶,但都主動撤訴。陳之強的解釋是,未成年時到法院立案需要父親協同,但父親不支持他打假,“先好好學習,三年后再干也不遲”。

          陳之強是家中長子,母親很少過問他的事。在外面與朋友玩耍,或帶客人進出家門,陳之強的母親都不過問。陳之強的父親則希望兒子能找一份正經工作。

          陳之強與網友交流時言談隨意,網友指責他唯利是圖。父親建議他以另一種方式與人交流,但陳之強不服。即使是在接受記者采訪時,他仍然多次與父親爭執,堅持自己的處事方法,“我都是成年人了”。

          一年800多場官司

          18歲生日,是陳之強期待已久的日子。在陳之強看來,過了那一天,他就能以成年人的身份走進法院,開始謀劃已久的職業打假。他提前一個月在朋友圈中倒計時。

          2021年1月28日,身在校園的陳之強,在朋友圈中發了張圖片慶祝自己“成年”。

          成年后的第二天,陳之強就開始尋找打假“獵物”。

          他在徐聞縣的永恒超市發現一款過期臘肉,售價不足十元,陳之強分20單買了20包。到第一家超市就找到了目標,陳之強 “以為中獎了”。

          按照我國法律規定,購買到不合格食品,消費者最高可以申請10倍賠償,賠償金額不足一千元的,按一千元計算。按照陳之強的計算,每單索賠1000元,20單就能獲得2萬元的收入。

          這是陳之強成年后第一次以消費者的名義向法院起訴。

          永恒超市老板黃如虎經營超市多年,這也是他第一次收到法院的傳票。黃如虎告訴新京報記者,超市內臨期商品會提前下架,但有時會錯漏,并不是故意銷售過期食品。顧客購買到過期食品,超市會退貨退款。

          永恒超市距離陳之強家兩公里,毗鄰菜市場,店內顧客熙熙攘攘。黃如虎把陳之強當作小孩,認為他是故意找茬。黃如虎不愿招惹是非,安排員工聯系陳之強,息事寧人。

          2021年2月7日,通過協商,永恒超市付500元賠償,陳之強收錢后撤訴。但陳之強說,第一單打假雖然成功,但并沒賺到錢。他以同樣的理由起訴20次,撤訴后繳納了500元訴訟費。

          按照陳之強的規劃,職業打假的第一年,賺錢并不是主要目標。他計劃打一千個案例,“案子多了,影響力大了,想做什么事都方便了。”

          根據徐聞縣人民法院的統計,自2021年2月到2021年12月23日,陳之強在該院涉訴案件800余宗。

          按照陳之強的說法,800多起案件中,有兩三百個協商后賠償,開庭的案件他都以敗訴收場。協商賠償金額沒有標準,幾十元的商品,一般賠三五百元。

          陳之強說,職業打假一年,雖然他拿到了近二十萬元賠償,但這些錢又都用于購買商品繼續打假,“訴訟費交了十幾萬元”,到頭來,反而欠了兩三萬元。

          “法律人”

          從事職業打假不久,陳之強修改了網名,加注了前綴“法律人”。一些網友聯系他時,也稱他為“律師”。

          陳之強解釋說,他從事法律工作,幫忙寫法律文書或提供法律咨詢,但并不是律師,“法律人”的說法更準確。

          從初中開始,陳之強就對法律產生了興趣,還購買了法律書籍翻閱。

          報考中專時,他一度選擇了法律專業,只是后來選擇了普通高中。同學高中畢業后進廠打工,月工資五六千元。陳之強討厭動手出力的工作,他的理想是當一名律師。在他看來,當律師能掙更多的錢。

          2019年嘗試打假,陳之強因未滿18周歲進法院被阻。陳之強開始信訪,要求給予糾正。按照廣東省各地市信訪局網上的地址,陳之強向這些信訪局發出了上百份材料。徐聞縣人民法院后來告訴陳之強,未成年人可以進入法院,但需要經過批準才能進入法庭旁聽。

          熟悉了信訪程序之后,陳之強還幫助別人信訪。

          徐聞縣的黃某,在一起交通事故案件中,法院判定對方賠償他30余萬元,但十余年未執行。2020年7月,陳之強幫助黃某信訪,希望法院強制執行。陳之強稱,黃某曾答應,拿到賠償后會向他支付費用。

          不久,陳之強又開始了另一起信訪。陳之強收到法院的受理案件通知書時發現,法院未在通知書中告知當事人,哪些判決文書會在互聯網上公布。陳之強通過信訪要求法院糾正。徐聞縣人民法院受理后整改,獎勵他兩本法律書籍。陳之強向法院申請一萬元現金獎勵,但被法院拒絕。

          信訪讓陳之強成為徐聞縣的“名人”,職業打假讓他引起了全國的關注。

          除了自己親自打假,陳之強還對外宣稱,自己擁有豐富的打假和反打假經驗,可以幫助別人維權。

          2021年4月,陳之強網購咖啡打假,向客戶索賠時遭到拒絕。溝通過程中,商戶自稱在報培訓班繳費后維權困難,請他幫忙討回培訓費。陳之強以商戶委托人的名義致電培訓機構要求退款,否則將向法院起訴。培訓機構退回了2000元,陳之強分得一半。

          陳之強還以員工的名義,幫助超市老板“反打假”。2021年6月,廣西一位商戶因為銷售不合格牛肉干,被職業打假者起訴索賠3萬元。商戶聯系到陳之強,花7000元聘請他以員工的名義應訴。最終,當地法院認定對方為職業打假者,駁回了索要10倍賠償金的訴求。

          陳之強很感慨,他幫商戶反打假成功,不是憑自己的本事,而是憑著法律的不支持。在他看來,對方面臨著和自己打假時同樣的情況,“沒審理牛肉干是否合格,就因為對方是職業打假,法院就給駁回了。”

          陳之強還創建了付費交流群,入群價格388元。他向群友分享訴訟案例經驗,指導群友打假。18歲的陳之強,成為打假圈子里的“強哥”。在接受采訪時,陳之強仍然不斷接到其他打假者的咨詢,請教打假方面的問題。

          建群近半年的時間,陳之強只招收到了十余人。對于招收打假學員,陳之強并不愿意多談,“有點(法律)邊緣了”。

          打假“三板斧”

          陳之強的打假領域,僅限于食品。在陳之強看來,食品打假能申請10倍賠償,以小博大,獲得的“利潤”也更高。

          打假之初,陳之強一般都是通過當地超市購買食品,起訴索賠。但陳之強發現,通過線下商超打假很難找到“獵物”。

          2021年開始職業打假后,陳之強將“打假對象”定位在電商銷售的食品。

          “第一,網絡的獵物多;第二,考慮到人身安全,通過網絡(購買商品),把危險降低了。”陳之強說起話來語速很快,在涉及法律問題時,習慣分條講述。

          在網上購買商品時,陳之強一般通過商品評價,選擇負面評價較多的商品為目標。

          陳之強曾在網上購買了1000元的羊奶,商品沒有任何標簽。他向法院起訴,最終經過協商,商家賠償7000元。“人生的第一桶金就是一大桶金,還賺了一千塊錢的羊奶。”

          陳之強說,打假并不意味著涉案食品不能食用。2021年4月,他花900元從當地超市購買了六袋茶葉起訴商家,法院駁回了他的起訴。陳之強將部分茶葉送給了朋友,一袋留作自飲。

          陳之強還曾從網上花1000多元購買了鵝肉熟食,發現該商家的食品生產許可證存在“造假”。收貨后,他與商家協商,索要8倍賠償遭拒。陳之強告訴對方,他要向工商部門投訴,“工商不是鬧著玩的,等到處罰那天,你再求我也沒有用了。”商戶最終賠償5000元。

          在陳之強的想法里,打假索賠程序具有一定的套路。除購買到不合格商品后直接起訴索賠外,陳之強還有著自己的“三板斧”:先打電話和商家談,協商不成就向監管部門投訴,投訴不成再起訴到法院。

          在網店店主李明明看來,陳之強的行為,就是借打假之名進行敲詐勒索。2021年7月,陳之強從她的網上店鋪內購買了兒童零食奶酥,以產品沒有入境貨物檢驗檢疫證明等為由,向徐聞縣人民法院起訴。

          李明明接到應訴通知書時有些蒙,她認為自己銷售的奶酥中沒有進口原料,不需要入境貨物檢驗檢疫證明。不久,陳之強電話聯系她,索要1000元私了。“他說自己是吃(打假)這碗飯的,如果不接受調解,就讓我等著”。

          2021年11月9日,徐聞縣人民法院審理后駁回陳之強的訴訟請求。李明明答辯應訴稱,“原告(陳之強)擾亂經營者正常的經營環境,給合法經營者造成困擾,并企圖利用一些人對法律法規的不熟悉而騙得錢財。”

          針對職業打假人利用懲罰性賠償牟利或借機敲詐勒索的現象,2017年5月,最高人民法院辦公廳答復全國人大代表的建議時表示,不支持這種以惡懲惡的治理模式。法院會逐步限制職業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為,但食品和藥品領域的除外。

          陳之強自己也知道,職業打假的合理性存在爭議,他熟悉的職業打假者常被法院駁回起訴。但打假勝訴的某些案例,又給了他希望。

          山東職業打假者韓某某從超市購買紅酒起訴索賠,被一審法院駁回,韓某某提出上訴。2019年9月,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推翻一審判決,判定商戶賠償二十多萬元。

          “打一次假是好事,打十次假不可能變成壞事。”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判決書中的用語,常被陳之強引用。

          被警方立案

          從“為了正義和金錢”打假,到涉嫌犯罪,完全在陳之強的意料之外。

          2021年12月27日,徐聞縣人民法院出具的《民事裁定書》稱,陳之強“以向法院起訴作為手段,利用商家恐慌心理,迫使商家妥協,多次索取商家錢財,且數量極大”,法院認定陳之強涉嫌敲詐勒索犯罪,并將陳之強涉嫌敲詐勒索的犯罪線索移送公安機關。

          新京報記者梳理發現,職業打假人的知假買假索賠行為是否合法,司法界尚無定論,各地人民法院判決結果不一。

          2014年,最高人民法院出臺《關于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》,“因食品、藥品質量問題發生糾紛,購買者向生產者、銷售者主張權利,生產者、銷售者以購買者明知食品、藥品存在質量問題而仍然購買為由進行抗辯的,人民法院不予支持”。

          2021年4月19日,廣東的梁銘洲網購120瓶白酒,后以不符合食品安全國家標準為由起訴。商戶以梁銘洲是職業打假人,知假買假索取高額賠償,請求法院駁回其訴訟請求。重慶市渝北區人民法院駁回了商戶的抗辯,判決商戶退貨退款并支付十倍賠償金。

          北京李某宇網購減肥保健食品,后以商品成分存在問題起訴索賠。北京互聯網法院一審認為,李某宇頻繁購買標簽或成分存在問題的商品要求十倍賠償,其對商品類似瑕疵的認知遠遠高于普通消費者,類似的商品瑕疵和缺陷已不足以對其形成誤導,駁回其賠償十倍損失的請求。

          北京中凱(上海)律師事務所律師杜鵬表示,合法的打假客觀上代表了消費者維權,具有公益訴訟的成分,有利于凈化食品市場和促進食品安全,應當給予支持。如果相關食品屬于標簽瑕疵問題或者符合食品安全標準,相關法院駁回原告訴訟請求即可。

          裁判文書網上的多份判決書顯示,徐聞縣人民法院在審理陳之強知假買假案件時,并未深究商戶是否存在責任,均以陳之強屬職業打假人為由駁回其起訴。

          1月10日,新京報記者來到徐聞縣人民法院,想就陳之強一案采訪,該院宣傳中心工作人員以需要上級機關批準為名沒有接受采訪。新京報記者隨后又聯系到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,截至24日23時,尚未收到答復。

          目前,徐聞縣公安局已作出立案決定書,對陳之強涉嫌敲詐勒索立案偵查。

          陳之強聘請律師出具法律意見書,希望公安機關撤銷對其立案調查。1月10日,陳之強來到徐聞縣公安局,想了解案情,但被拒絕。

          辦案民警向新京報記者表示,陳之強涉嫌敲詐勒索一案尚處于刑事偵查階段,具體情況不便透露。

          多位被陳之強打假的商戶表示,陳之強涉嫌敲詐勒索被立案后,曾接到徐聞縣公安局的電話,向他們了解涉案的細節。

          打假與“假打”

          徐聞縣人民法院2020年的工作報告顯示,該法院全年受理的民商案件共計2186件。按照這個數字,陳之強以“產品銷售者責任糾紛”為由在徐聞縣人民法院起訴的官司就有800多件,幾乎占到該法院往年受理案件數的三分之一。

          徐聞縣人民法院出具的多份民事裁定書顯示,如果支持陳之強的索賠訴求,將會給社會造成錯誤的導向,導致該類訴訟泛濫,造成司法資源的巨大浪費。

          杜鵬律師則認為,法律沒有規定公民訴訟的次數限制,根據“法無禁止皆可為”的基本原則,不能因為陳之強起訴800多次,就認定其占用了司法資源。

          到餐館就餐時,陳之強稱呼年輕的服務員為“小孩”。陳之強很少與同齡人玩耍,不打游戲、不追劇。他的日常聯系人中,除了律師,大部分是從事打假的朋友。

          國內知名“打假人”王海也曾被戴上“敲詐勒索”的帽子,他也在關注著陳之強的情況。1月6日,他與陳之強連線直播。“假打是違法犯罪,故意瞎打也是假打”。在直播時,王海表示,“如果定義他為職業打假,法院首先要承認存在制假售假”。

          王海告訴新京報記者,制假售假行為是對消費者權益的損害,打假人的動機不影響打假的公益性,法院不能因為其職業打假駁回打假人的起訴。

          王海說,如果打假人不了解相關法律法規,在沒有足夠證據的情況下,將制假售假者起訴至法院索賠,屬于瞎打。打假人故意瞎打次數多,索賠金額巨大,就存在敲詐勒索的嫌疑。

          隨著輿論發酵,陳之強因為打假涉嫌敲詐勒索被立案成為社會熱點。陳之強說,他被斷了財路,打假之路也走到盡頭。如果此事件能順利落地,他會繼續讀書學習法律,或者給律師做助手。

          “都是成年人了”,是陳之強的常用語。涉嫌敲詐勒索被警方刑事立案后,陳之強不希望因此事影響家人,愿意自己承擔全部責任。如果需要向商戶賠償,“只能先欠著,可能出獄后打工還錢。”

          新京報記者 聶輝

        【編輯:張楷欣】

        Tags:  

       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飞度网